威廉姆斯

混吃等死。

【鸣佐】特殊忍者(短篇)

(脑洞来一发,其实就是大痴汉与小痴汉之间的强强较量……短小精悍,甜)

【一】

故事发生在某一天:
这天的木叶村与平日无异,乍看依旧井井有序,祥和太平。
身为火影的鸣人也仍如往常那样坐在办公桌前批阅那一摞摞几乎等人高的文件,只见他神态认真,动作老练,举止投足间都在诠释着男人应有的成熟与可靠。
这般天时地利人和,让人并没觉得有何不妥。
然而安静永远都是暂时的,美好的假象随着博人的骤然闯入而被一脚踢破。
到底是鸣人亲生儿子,性情随他,若是旁人,再着急也不会这样直接莽撞。
还未待鸣人开口言责,他儿子便先发制人严声质问道:
“老爸,佐助师父已经失踪五天了!你究竟有没有他的消息?!”
“已经派暗部去找了。”鸣人淡然回道,依旧埋头忙着。
“三天前你也是这样说的?!”对于这样敷衍的回答博人显然很不满意。
“博人,你要知道……”鸣人终于停下手中之事,耐心说道:
“你师父去的地方,不是谁都能轻易去的,而他要做的事,也不是执行一次任务就能解决的,这牵扯到很多事,极为复杂……所以,给他点时间好吗?”
“可师父出发前已经答应过我了!不早不晚,七日便回!说好的只去七天,结果人呢?!师父总是说道做到的!这次一定是出了意外才……”
“儿子。”鸣人沉声打断他,“听话,这种事以前也常有,只是那时你不知道罢了,相信你老爸,佐助会没事的。”
听完这番话,博人总算看似冷静下来,可之后却头将缓缓低下,沉默不语,单是用手轻拭着护额上的裂痕。
这番举动让鸣人实为迷惑,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搞不懂儿子了。
“好了博人。”鸣人愁闷而又疲惫地狂揉太阳穴,“不要再闹了,老爸很累,让老爸一个人待会行吗?”
……
“老爸,你是怎么做到的。”静默过后,博人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
“为什么你一点也不担心呢,为什么会有这种理所当然的表情……师父到底要去完成什么任务,这任务有多危险,我不知道,小樱阿姨不知道,佐良娜不知道,大家更不可能知道,唯一清楚的人难道不是你吗臭老爸!你怎就能跟其他人一样若无其事?!所以啊…师父……”
抓着护额的手慢慢用力,上面的裂纹硌的博人生疼。
“师父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二】

   博人很崇拜自己的师父。
   不单是因为师父他强大又神秘。
   或许他才是一个真正有忍者之道的人,不然怎能在黑暗中孑然前行,怎敢与这世界背道而驰,又怎甘愿像影子那般成为村子的后盾。
   这才是博人心中的忍者,他渴望成为的忍者。
   所以,哪怕佐助平日待在木叶的时日不多,博人也会不管不顾地缠着他,他想了解更多关于师父的事。
   其实博人与佐助一起修行的次数寥寥可数,间隔时间也由佐助得空与否而定。即便如此,博人已然心满意足,毕竟师父肯在百忙中抽出时间陪自己练习忍术,已让佐良娜埋怨过多次了。
   可是接触得越深,博人就越能感受到佐助的不易。
   虽说几次相处后,博人对这个师父仍是一无所知,师徒二人仅有的话题,始终也只有那个火影老爸。可如果细心留意,还是会觉察到些许。
   他发现,师父每次外出都会受伤。
   他发现,世上竟有诸多连师父都难以解决之事。
   他发现,原来师父这么累。
   也许这就是成为忍者所要付出的代价。
   博人记得有次自己曾忍不住直接问他:
  “师父究竟在执行些什么任务呢?”
   “……”
   “还是不能说吗?”
   “……”
   “连我也不行吗?”
   “……”
   “师父,一个人去做这些事,会不会很危险?”
   “……”
   “呃……绝不是怀疑师父的能力啦!我只是觉得,觉得师父你太辛苦了……而且这种事情,老爸一定也能解决的吧,他可是火影耶……”
   “……”
    木头师父自始至终都未曾作答,直到博人以为这次对话再次以失败告终时,忽而听得佐助缓声说到:
   “火影……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自那天起,这句话便始终在博人脑中萦绕不散,尤其是方才与父亲争执时,看着他那副平淡神情再回想起来,着实为替师父感到不甘。
总之博人对这个老爸已是失望透顶,看来自己的师父还是要自己来救。
可要如何救,拿什么去救呢,绝密任务这几个字单是听来都让人望而却步,更别说自己仅是个下忍,除了一腔孤勇,他几乎一无所有。
这时的博人刚从火影办公室里赌气跑出,不由有些后悔,早知就不该这样顶撞父亲,毕竟现下只有他才能找到师父。
怎么办,难道要硬着头皮回去?
开玩笑,谁会再去求这个笨蛋老爸?!
但这般等着耗着也不是办法!
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身后忽然有人趁他不备伸出恶爪,对着自己的黄毛脑袋一阵狂揉猛撸。
“哈哈,这不是博人嘛!过来找你老爸啊?”
“我说犬冢牙大叔!不要每次见我都要玩我头啊喂!!”
对于牙,博人以往是唯恐躲之不及的,因他实在无法适应这种特有的见面方式,而现在却全然不同了。
这可是牙叔啊!木叶村侦察界的扛把子,之前怎没想到?!
 

【三】

由于搜寻目标方位不清,相隔不明,即便是最厉害的忍犬,也要费上几番功夫。
待博人找到佐助时,已是隔天深夜。
确切来说,是找到佐助他们。
博人万没料到自己会在某处荒山野林里遇见父亲,震惊地差点从犬背上跌下去。
好不容易稳住平衡,博人便莫名心虚地着急慌忙连人带狗躲了起来。
若问为何要躲?他答不上来,只是本能地不忍去打扰他们。
密林深处,万籁沉寂,霜寒露浓,两人身前用来取暖篝火是漆黑世界里唯一的光源,也因如此,才能让博人瞧得一清二楚。
他终于发现自己失踪已久的师父,此时正安然无恙地微微蜷在父亲身边熟睡着。而父亲像是怕他着凉,又脱下披风将人严严实实给裹了,自己就顺势倚靠在背后的巨石上阖目休憩,即使这样都还不肯懈怠,浑身上下全然摆出一副时刻防备的姿态。
    博人从未见过这样的师父,更没见过这样的父亲。
以前师父曾对自己讲过:忍者最忌信其所看,做其所想,有很多时候,我们过于信赖自己的双眼,而混淆了事情的原貌。
所以博人,当你质疑眼前的一切时,是否也该听下心中所感所想。
好的,师父。
当晚博人便匆匆赶回木叶,再次冲进火影办公室,这次他不再有任何废话,简单粗暴直截了当的一拳解决了鸣人的影分身。
果不其然,那个人才是真正的父亲。
 
【四】

博人走后,鸣人又醒了一次。
一连几天都维持仙人模式终究是勉强了,到最后甚至连在木叶的影分身都差点维持不下去,以致险些在博人面前露出马脚。
若没休息这番片刻,恐怕同样难缓过来。
不过还好,总算把人从异空间里找了出来。
睡得这么沉,定是累坏了。
鸣人盯着熟睡中的佐助,安静地守在这人身边。他突然想对博人说,儿子,老爸还是骗了你:
所谓木叶的特殊忍者,既是独来独往,生死全凭天意,你师父既不是第一个,更不是最后一个。
不过别担心,其实老爸也觉得,暗部忍鹰这些统统都是虚设之物;
真正能护你师父周全的,只有你老爸我。

END


【反而觉得,成年之后的鸣佐更加有戏
个人认为有句话能完美诠释这两个老男人之间的感情
那就是:“我们相爱 就是道德”】
 

评论(10)
热度(98)

© 威廉姆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