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姆斯

混吃等死。

【鸣佐】禁色(连载番外十)上

10.

有人曾对鸣人讲过:一见钟情关乎于色相。

此说法虽为鄙俗,但确实一语中的。

可鸣人偏觉得此话纯属胡扯。

怎么说他们当时还都是半大孩子,尚未被世俗熏染,连凡人都辨不出个三六九等,又何谈色相这一说。

所以,连鸣人自己都搞不清为何与佐助仅有一面之缘,便再也放不下了。

哪怕十年已过,世事变迁,物是人非,那些曾经的爱恨嗔痴早已堆落在记忆深处的夹缝中蒙了几层灰,他也依然忘不掉这个人。

好奇怪……

“好奇怪。”小鸣人盯着眼前之人在心中自疑道,“我定是在哪见过他的,可为何又没了印象。”

两个小小身影近在咫尺,初识却又似曾相识。

同因年岁不足,无法认知这份刻骨铭心的熟悉。

仅能做的,便是互相走近一些,再近一些,好容易在脑海中搜寻对方可能留下的痕迹。

如此看来,这等相遇,既是宿命使然,才叫人难忘。

不过佐助向来是俊秀而不自知的,被鸣人错认成小丫头也浑然不觉。而时至今日的鸣人也会在心里责怪自己年纪轻轻怎就眼拙至此?!难怪踏遍府邸都寻不得这位‘姑娘’。

回想到那时他还担心自己行为大大咧咧会吓到那人,从头至尾都是轻声细语,温柔相待。

“我看你是走丢了吧。”

佐助不言不语,不接不拒。谁让那人有一头耀眼金发,轻而易举就勾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见佐助不予回应,小鸣人便当做是默认了,何况他观察已久,确是佐助独自一人的。可非但没有任何同情之意,少爷身的他反而理所当然的认为捡到了宝,就像对待以往任何他所喜欢的事物一样,即便是人,也会霸道地划为自己所有。

鸣人抬手,将温度正好的烧麦放在佐助那微凉的掌心上,笑道:

“先趁热吃了它,别怕,有我帮你。”

还未等佐助将视线从鸣人头上移开,就听得他这句似于安慰的话语,恍然间,佐助竟无力再掩饰心中那莫大的委屈,略不情愿的将这份难以明说的苦涩对着这位萍水相逢之人宣泄出来。

到底为何不情愿?

分明能经受的住,也忍得了的,结果遇到他,便不由自主的做尽蠢事。

这个人真讨厌。

好讨厌。

他想离开,可走不掉。因为鸣人正在替他抹掉他那不断从眼眶涌出的泪,谁知越抹越多,越抹越多,怎样止也止不住。惹得佐助只能无所适从的拿着手中烧麦,他也不知自己究竟怎么了,一心一意只想哭,只要哭,好像要把上辈子的眼泪借机淌完才解气。

这顿发泄实在突如其来,说不清道不明,仓促而又无理,以致往后佐助也自认为那段插曲许是凭空而来的臆想,加之哭鼻子之事来得太不为光彩,便有意忘却。

故时间一长,只要刻意不记,便真的忘记了。

唯有鸣人仍将这一小段记忆存放于心,因为这是第一次,自己会因为某个人而那样慌忙失措,他只能揪心的看着这人哭,想要保护他,却又迫不得已的离开他。

就像现在,当采药归来的鸣人看到这空荡陋室,发现佐助早已不在时,依然会有这种感觉。

十年过去又怎样,他还是拿他没有办法。

 

【得空更新一小章~如果不太理解本章鸣佐二人略为突兀的关系节奏的话,可以翻回正文~毕竟是番外,总想把情感贯穿起来……下次更新兴许要到考研之后,待我卷土重来填旧坑时说不定还会开新坑,不过要等些时日了。】

评论(4)
热度(21)

© 威廉姆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