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姆斯

混吃等死。

【鸣佐】禁色(连载番外五)

这里的确荒蛮的可以,以致残月当空,却也晦暗一片。

鸣人在佐助房前不远处停步,浓云把他的身影溺在阴霾中,让人辨不出表情。

不知何时出现的清流抹黑走到他身边,难得收了那伪装出的轻浮模样,一脸严肃对鸣人道:“你干了蠢事。”

“我知道。”鸣人显然对他的现身并不吃惊,冷眼瞧了那医馆最后一眼,便动身欲将离去。

“鸣人,几百个兄弟还暗伏在宅邸外等我施令,到现在人头没落,你让我拿什么去向他们交代。”鸣人仍能从那沉缓的语气中感觉到一丝丝愤怒,即使清流有意隐藏,但他终究学不会和自己一样,喜怒嗔怒皆不露于色。

“对不住啊。”鸣人咧嘴讨好道,只是这话在他的嘴中说出便毫无诚意。

清流也压根不吃这套,继续朝他逼问:“你说,我该拿什么去交代。”

“这次是个意外。”

“回答我,拿什么,拿他吗?”

“清流……”

“那便没错了,宇智波佐助,是吧。”

不及把话讲完,清流就先向那医馆走去。

可还没踏出一步,右手便被鸣人死死攥住。

清流回望,发现那人依然浅笑着瞪着自己,面色虽不改,手上却下足了力。

“别碰他。”这三个字从鸣人牙缝中轻吐出来,有种莫名的震慑力。

“你这是在为难我!”清流手腕被锢的生疼,可怎么也甩不开。

“别碰他。”鸣人依然是那句话。

“呵,认真了?看来他还挺有本事。也对,区区一个手无寸铁的医者,能在半夜三更忽然出现在戒备森严的白鸟官邸里,还与你打了个照面,真是不能再赶巧了。”

“……”

“打死我也不信,你一点疑心都没有。难道,你不想问个明白?”

“这是我的事,所以,别碰他。”

“你的事?!漩涡鸣人你给老子听好了,如果这人真是白鸟一族派来的探子,别说今晚这任务了,恐怕你我还有其他族人都要完蛋!”

“如果真是这样,我便第一个动手取他性命,轮不到你来插手。”

“去你的!你怎知道他不是?!”

“因为他就是小烧麦。”这句话鸣人说的迅速而又笃定,话落之时眼角还微弯些许。

“什……什么?!”清流恍听到这名字还没反应过来,“烧麦?他?等等!那小烧麦不是个姑娘……”

“管他是个什么,总之人我已经找到了。”

清流着实被真相给震住了,呆愣在原地久久不能缓过来。虽难以接受,但仍不死心的纠结道:“不……不对啊,咱俩从小玩儿到大,也没发现你好男色啊!”

“原是不爱那口的,不过见了本人后,发现那也无妨。”

察觉到鸣人眼里闪过的一抹淫荡,清流不由得感慨道:“啧啧,漩涡鸣人,你真是个老色鬼。”

“也许吧。”对于对方的嘲讽,鸣人倒是无赖而又大方的承认了,“既然话已挑明,那就再信我一次吧。暗杀怕是再也行不通,只好另取别策了。”

鸣人话虽那么说,可到底还是谨慎的,毕竟还没有真正摸清佐助的底细,如果贸然行动又不定会出什么意外。清流静下心思索片刻,也觉得当下还是静观其变的好,只是苦了自己和手下们白折腾一晚。“不省心的家伙,我早晚会被你拖累死!”清流越想越气,忍不住暗骂道。

这鬼天气阴郁久了,便又下起暴雨来。

城边的河水因此涨了些许,逆着风急猛的拍打着高耸的石堤。寒雨袭来,连屋内都潮凉的厉害。

佐助在床上翻来覆去,越躺越觉得冷,即使把被子裹得再严实,也仍是徒劳,再来诸多烦心事郁结在心,实在难以入眠。

好在奔波了小半天,身子到底是知道倦怠的,没过多会儿,佐助终是昏昏沉沉的睡了。

可即便是浅眠,也还是被梦魇困住了。

依旧是那个血腥肆溢的雨夜,惶恐逃命的人群,残缺不全的尸身,还有冲刷不尽的鲜血。这些零星记忆虽无数次在梦中涌现,却愈发真实,直至有种身临其境的错觉。

然而每次被惊醒之后,都会不自觉在脑海中搜寻那个人。

金发蓝眼,笑容明灿,举止言行中有种叫人说不出的温暖。许是命中注定吧, 在自己最绝望无助之日偏遇见这人,不早不晚,正巧那时。因而在漫漫长夜中,只有想起他,才能在孤独恐惧中得到慰藉。

不然,绝不会在诸多年后,还对此念念不忘。

起初佐助还不以为意,可次次都如此便是荒唐:不过与他仅有一面之缘,怎就忘不掉了。

许是自己内心太过贫瘠与苍白,偶尔降临一丝润泽都无力招架。

凄暗的天际终于渗出几抹靛蓝,鸣人懒痞的倚坐在某户民舍的屋顶上,抬起那只被佐助细致包扎过的伤手,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思绪早已跃回到当年。

那晚正值一年一度的灯会,流莺四溢,烟火散漫,游人攒动,好不热闹。因顽皮闯祸而狠遭父亲毒打的鸣人坐在僻静处的石阶上,难得安静地看着眼前为自己处理伤口的‘小女孩’。

‘她’至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看到了自己臂上的鞭伤便默默牵他到了这里,拿出自己的小巾帕,小心翼翼的擦拭着。

因母亲过世早,族规又严,小鸣人之前从没被谁如此对待过。

毕竟从懂事至今,父亲对他都是闯了祸便打,哭了鼻子便狠打,拳头棍棒于鸣人而言以成便饭。下人们也因俱于父亲的威严,连自己的身都不敢进,更别说谁能关切的问上一句痛不痛。

难得有谁能像她这般对待自己,鸣人强忍喜悦的轻声道:

“你可真像个小大夫。”

‘女孩’依旧一言不发。

“我这伤一时半会也好不了,不如我带你回家,然后你就可以天天为我包扎了。”小鸣人不经暴露出本性,忍不住调戏道。

可对方还是置若罔闻。

“跟我回家吧,好不好。”鸣人又无赖道。

“……”

最后鸣人实在拿‘她’无可奈何,心想毕竟是女孩子,不能太失礼,那打听一下名字不过分吧。于是只便一脸认输的说:

“喂,我叫漩涡鸣人,你呢?”

‘女孩’这时终于抬头,犹豫不决的微微张了张口。

……

“你真是悠闲的可以,害我总在这累死累活。”

一声抱怨让回忆戛然而止,鸣人斜眼望向出现在自己身旁的清流,反问道:“可打探清楚了。”

“哼……确实是有些牵连,不过并不为他们办事,可放宽心吧。”清流冷嘲道。

“若真如此便好。”

“不过还是再与他见上一面吧,我看这人单纯的很,染上浑水那就麻烦了。”

“我也是这般打算。”鸣人说罢动身,撇下清流逐渐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

【我回来了……】

评论(2)
热度(12)

© 威廉姆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