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姆斯

混吃等死。

【鸣佐】禁色(旧文番外 短篇治愈向 来生梗 )连载

写文写到心塞

于是再码篇番外治愈一下自己吧

其实之前准备的太仓促,因为根本没想过要再将这故事继续写下去

但不写的话……又觉得少了些什么

写的话……却毫无感觉和思绪

直到某天听歌,偶然放出黄耀明那首《禁色》

忽然间哭的像个傻逼一样

特别是那句“别怕,爱本是无罪”丝毫没什么抵抗力

后天它就被我循环到现在

我也知道了我该写什么

无论这文最后成败与否,总归是还自己一个愿吧

=====================================

愿某地方 不需将爱伤害

抹杀内心的色彩

愿某日子 不需苦痛忍耐

将禁色尽染在梦魂外

1.

炎夏时节,天气最是阴晴不定。

就好比今早还烈阳当空,暑气正浓;到了正午便阴云笼罩,忽降暴雨。这等鬼天气也着实让人无奈。

佐助站在陋巷边处的房隅下,一肩背着大夫出诊用的药箱,一手搭着单薄破旧的黑色披风,微微颔首,恬然的看着从屋檐处不断砸下的雨滴。

刚帮人瞧完病,可就正巧赶上这场雨,料想佐助也没提前备上什么雨具,好在那病户善良淳朴,赶忙给他找寻遮雨之物,但愧于家中清苦,只能翻出这件披风勉强用着。

夏雨来的虽猛,却不会持续太久,佐助不打算冒雨硬闯,却又难拒绝人家的一片心意,只好道谢收下。

约莫等了片刻,佐助听得落水声渐缓下来,知晓这雨终快要停了,便不愿再耽搁时辰,顶着披风就往残雨中走去。

未等走出这巷道,不远处传来的喧闹划破了小巷往日的沉寂。

“站住!”

“臭小鬼看我怎么收拾你!”

“跑的还挺快!快追!”

……

单凭这动静就知道是哪个倒霉鬼惹上了麻烦,这种事一般眼不见为净,加之佐助本不爱凑这些无趣热闹,便想在没碰上这群人前趁着避开。

就在佐助弃了原路转身踏入身旁转角时,一个满头金毛身形狼狈的青年猛的闯入他的视线,显然这两人对彼此的突然出现都猝不及防,互相看见后皆不及躲开,而后狠狠的撞在一起。

只见这金发青年体格跟佐助并无多大差距,却不知从哪多出这一身蛮力,害的佐助又向后踉跄了好几步,险些栽倒。

药箱带子从佐助肩上滑落,下一秒就要砸在地面,就在这时,青年一只手本能将它捞起,另只手堪堪停在佐助腰处,然后一把将人揽入自己怀中,带他挤进了墙垣间的空隙处。

完成这些动作仅用了几秒钟,还未等佐助反应过来,就莫名其妙的与一个男子紧密相贴,二人的面庞还挨得如此之近,着实让他无法接受。

“喂!你……”

佐助在狭小的空间里费力的推拒,想要挣开那人手臂的桎梏,却见青年将头伸到自己耳边,用狂奔之后喘息未定可又刻意压低的气音对自己道了句:“嘘,别动。”

佐助顿觉得那人的气息灼热得可怕,竟真不再妄动,只等得追着青年杀来的那群人经过离开后,才面色难看的把人赶开。

要说同为男子,这般接触也无妨,又不是姑娘家,哪能说自己被人占了便宜。

可偏是这个人,偏是这明耀金发,偏是这剑眉星目,偏是这温暖胸膛,单就这样搂着,这样看着,就能莫名勾起自己百般情愫,喜的,悲的,痴的,嗔的……一股脑皆涌到心口,猛烈而又真实,如若直白点说,当真是恍如隔世了。

哪怕佐助再怎么精通医理,也无法解释自己这般怪异反应,那种感觉似如久别重逢,不觉间连眼角都要酸涩起来。于是佐助赶忙将青年推开,若是因此矫情哭了鼻子,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且佐助本就寡言,平日里除了外出瞧病也少跟人打交道,今日破天荒遇见此人,只得面带尴尬地快步离开。

“等等。”

青年再次发话,张口唤住了佐助。

佐助寻声止步,皱起眉头转身看向他,对他的没完没了似是很不耐。

“嘿嘿,你是医生?”青年将手中的药箱拎到佐助身前,“那就劳烦你,顺手帮我包一下啦。”说罢青年一脸无赖笑容,惹人晃眼。

犹豫一番,佐助才接过东西,将人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发觉是臂膀处渗着血,看样子像是被利器所伤。不过谁知这人到底是何来头,别好心帮了人却惹上一堆麻烦。

想到此处佐助不仅冷声问道:“那群人是来追你的吧。”

“放心吧,他们已经走远了。”

“……我是要收钱的。”

“没问题,我会给。”

话道此处,身为医者的佐助也不好再拒绝,救死扶伤本就是他分内之事,即便这人是如此古怪。

此时雨已彻底停了下来,佐助随青年坐在檐下未湿的石阶上,拿出伤药简单将伤口处理干净,接着用纱布替青年包扎。

青年瞅着佐助那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动作熟练而又灵活。明就是双同性的手,却在皓纱的缠绕下反倒衬的愈发白净。

正如他本人一样清冽素雅。

其实这等小伤青年是丝毫不放入眼里的,要不是碰到佐助,他定不会生出这般好奇欢喜之情,自然也就无心再挑衅那群乌合之众,倒免了一场厮杀。

遭遇追打实属偶然,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青年只得闷声逃离,谁知那帮莽夫竟真红了眼动起刀子一路杀了过来,许是以为他不敢反抗,故更加放肆,竟真让自己挂了彩。

最后青年忍无可忍,随即收起戏虐,准备抄道反击,正当他要拐角时,便迎面撞上了在雨中漫步的佐助。

可巧这时他快被人追上,出于无奈,他只好拉过佐助跟自己一并避了起来。

原本青年就并非正经之人,见自己眼前有个大活人不由会想欺凌几分。可当辨清此人清俊到极致的面容时,自诩阅人无数的他也看的呆愣片刻。

白皙的皮囊偏就配着墨发黑瞳,五官棱角皆精秀标致,看起来简单不失美好,柔和不失硬朗,一切都这般恰到好处。

整个人虽用披风挡着,可身上白衣仍能见得,又因冒雨前行,周身还残留几抹清新的水汽……将这样的人搂在怀中,真真是驱走了脑中的混沌,洗净了肺中的污浊。

青年一眼便看出这人外表倒是装的冷漠精明,实则正直且单纯的要命。不由便更想调戏于他。

“喂,你看起来很眼熟啊,似是在哪见过?”青年伸回被仔细包好的手臂,用眼神夸赞对方的医术。

“或许吧。”佐助实话实说,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喂,别走啊,还没给你钱呢。”

“不要了,自己留着吧。”佐助拎起药箱,起身兀自朝前走着。

“喂,或许我们前世有缘,交个朋友吧。”

“没兴趣。”

“喂,问一下你的名字,总可以吧。”

“……”

“喂,听好了,我叫漩涡鸣人,你呢?”

听完这句话,这个愣头直走的人才终于有了些反应,只见他慢慢停住脚步,回身望着青年,随之又看向他的一头金发,过了好久,才恍惚说道:“佐助,宇智波佐助。”

【因为平日较忙,所以会不定期更】

 

评论
热度(29)

© 威廉姆斯 | Powered by LOFTER